湖南郴州首例出院患者:需要得到恢复,有身体上,也有心理上的

现在更喜欢鲜艳热闹

  株洲4岁的成成(化名),是当地确诊最小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。2月4日,他痊愈出院。同一日,长沙4名确诊患者出院。郴州的邓琳琳(化名)已经出院5天,头一次走下楼,在家门口眺望远方的池塘和田野,这让她感觉到喜悦。

  这场战役中,坚持是最重要的。

  本报记者王欢长沙报道

  2月4日,立春。对于邓琳琳(化名)来说,这是一个新开始。出院5天来,她头一次戴着口罩走下楼,在家门口眺望远方的池塘和田野。田野泛绿,鸡鸭欢腾,这让她“感到喜悦”。

  这种喜悦的感受,对于一个刚刚逃离疫情病患阴影的人来说,有些珍贵。尽管电视里疫情的新闻还在反复播放着,但邓琳琳相信:所有不好的一切,很快要结束了。

  这几天,她吃着家人准备好的饭菜,刷刷手机、看看电视,时间过得很快。她家人说:她需要得到恢复。这种恢复,有身体上,也有心理上的。出院后,她容易变得开心,也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和家人闹脾气。

  邓琳琳安慰家人说:“医生说了,这都是正常的,我慢慢调整。”

  她把原来的微信头像换成了一张自己穿着红裙子、化着红唇浓妆的照片。“因为觉得很好看就换了。”她说。实际上,她从内心里,开始对一些浓烈的、鲜艳热闹的东西更加渴望。

  “毫不知情”的一次出差

  一个月前,因为一趟去往武汉的出差,邓琳琳染上病毒。对于她来说,回忆自己的感染经历,并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。“那是一个噩梦,有谁愿意总是去回想那个梦呢?”她说,“但是你说把你当作一个倾诉对象,而不是记者,那就可以试试吧。”

  湖南株洲,全国知名的服装批发市场之一。即使淘宝兴起后,这里的市场和门店依然顾客盈门,人群熙攘。

  23岁的邓琳琳,就供职于一家服装公司的采购部门。她很喜欢这份工作,尽管出差很频繁,经常需要去往全国一些其他的服装市场进货。

  金正茂中国服装商贸城,位于武汉市?口汉正街,是一座集服装批发零售、品牌展示、网络贸易等多业态在内的综合性服装商场。

  2020年1月7日,邓琳琳的目的地就是这里。

  这天下午6点,邓琳琳和同事买了去往武汉的高铁票。同事也是女性,今年33岁,目前无发病症状。

  晚8点,她们入住武汉丽枫酒店。酒店位于武汉市武胜路泰合广场附近,距离她们要去的金正茂服装市场只有3.9公里。

  到了酒店后,邓琳琳和同事点了一份27元的外卖麻辣香锅。酒店外面就是武汉热闹的市景,但邓琳琳没有出去玩。晚上11点,她和同事洗漱完毕就上床睡觉了。

  没有出去玩的原因,邓琳琳说,是因为她“对武汉不熟悉”,尽管她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了。

  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12月底,她和姑姑同行。她记得一个细节:在株洲时就已经有点感冒咳嗽,是普通的感冒,到了武汉后去酒店旁边的诊所打针,“医生说,你要注意,现在有个流行性感冒很厉害”。

  当时还是12月20日左右,距离武汉首次通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还有几天时间(正式通报是在2019年12月31日)。

  邓琳琳完全没有想到,诊所医生所说的“流行性感冒”并不是一般的感冒,而是一种新型病毒。

  2020年1月7日是邓琳琳再次抵达武汉的时间。她说:“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。要是知道,我是绝不会去的。”

  邓琳琳抵达武汉两天后,1月9日,央视新闻发布消息,确定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。这天,一名61岁的男性患者死于呼吸系统衰竭。

  武汉回来第4天出现发热等症状

  1月8日上午9点,邓琳琳和同事在酒店对面的粉店吃完早餐,便赶往约4公里外的金正茂服装市场。

  市场不算拥挤,一楼有很多个门面。货比三家,邓琳琳跑了无数个店。一直到下午5点,除了中间去市场外面的湘菜馆吃了中饭,邓琳琳和同事几乎都在服装市场里。

  1月9日,邓琳琳又来到了这个市场。她夹在人潮中,不断地讨价还价,仔细察看每一件衣服的成色品质。年底了,公司对服装的需求很大,她希望进更多物美价廉的服装回去。

  当天,邓琳琳乘坐下午4点的高铁回株洲。4天后,即1月13日,邓琳琳出现“感冒”症状,头痛伴有轻微咳嗽。

  1月14日上午,她还去了株洲的服装市场进货。邓琳琳说:“14日上午其实我就很不舒服了,但是想着年底多进些货,硬撑着去了市场。”

  当天下午,邓琳琳感觉“撑不住了”。她头晕目眩,高烧到38.5度。随后,她去了公司附近的诊所打针。医生开了一些退烧药,她服用了,症状减轻。

  1月16日一早,邓琳琳回到宜章的家中。家里有父母、弟弟和儿子。1月17日,高烧再次来袭。邓琳琳发了一个朋友圈:怎么又烧到38.6度?

  她的小姨在朋友圈评论:你是不是才从武汉回来?现在武汉有肺炎,你不会是感染了吧?

  直到这时,邓琳琳还是不愿相信她感染了。她说:“我平时体质很好,也不轻易感冒,我不相信这个病会降临到我头上。”

  1月21日早上,邓琳琳的症状没有减轻,她的母亲提醒她:现在新闻里都在报那个武汉的肺炎,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,放心一些。

  她来到宜章县人民医院,做了肺部CT等检查。下午,她带着片子去找医生。医生大吃一惊,说她的两片肺叶整个都有感染,医生还问她去没去过武汉,邓琳琳回答说,半个月前去过。

  为了确诊,邓琳琳被火速转往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。

  治疗第6天,体检指标达到正常人水平

  1月21日晚上7点多,邓琳琳入住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隔离病房。

  1月30日,即邓琳琳出院当天,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方力介绍她的确诊及治疗过程。方力说,患者于1月17日发病,经过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专家组会诊,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。

  她介绍,“1月21日患者从宜章县人民医院转入我院时,体温38摄氏度,干咳厉害,体检其免疫力较差。”

  早在1月17日,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就安排相关职能科室迅速清空感染病诊疗中心,全面进入应急备战状态。

  收治邓琳琳后,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隔离病区第一批15名医护人员严阵以待,医疗团队各就各位,根据治疗方案,先对其进行抗病毒治疗。

  “患者入院的第二天,其体温就降到了正常水平,这极大振奋了广大医疗人员的信心。”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感染病诊疗中心主任曹晓英告诉记者,患者体温降下来后,就没有再反复过,一直保持着正常人的体温,这给医护人员的下一步治疗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

  曹晓英说,邓琳琳的治疗进入第6天,医疗团队开始采取中医配合治疗,之后她体检的各项指标均达到正常人的水平,特别是她的免疫力比转入医院时明显得到提升,与正常人一样。

  经过医护人员对邓琳琳抗病毒及对症支持治疗后,其体温恢复正常3天以上,呼吸道症状好转明显,连续3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(采样间隔时间间隔24小时)。

  曹晓英说:“患者治疗的主要指标均达到国家卫生健康委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四版)》的要求,这是一个关键性的治疗成效。”

  “想尽快恢复,然后尽快去工作”

  邓琳琳回忆,最开始,她一个人住一个病房,四五天后,有两个同样确诊的病人搬了进来。

  她的两位“室友”都有过武汉接触史。其中一个是在武汉读书的大学生,与邓琳琳同龄,今年23岁。另一位在武汉工作,嫁到了郴州,年纪30多岁。

  病房里,时间过得尤其慢。但是对于此时的邓琳琳来说,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,她都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时间。

  她说,最初一个人住一间病房时,她感觉“很紧张很孤独”,但是,医护人员从始至终对她悉心照料,还帮她买日用品,让她觉得很温暖。

  家人也给了她莫大的力量。他们每天都与邓琳琳微信视频,告诉她说:已经有患者治愈了,你这么年轻,一定也能治好。

  邓琳琳是个坚强的女孩,住院期间,她还是流了几次眼泪。她说,眼泪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感动。

  她越来越相信,“自己一定能治好”。

  1月30日上午,经郴州市级专家组2次会诊,邓琳琳可解除隔离出院。

  走出病房,沐浴着冬日暖阳,邓琳琳对众多医护人员说:“谢谢各位对我的照顾,出院后我一定按照医生的嘱咐,继续吃药、观察,同时做好各项防护措施。也会用全新的姿态迎接新的生活。”

  当天下午,邓琳琳抵达位于宜章的家中。“回到家,我彻底放松下来,有‘家’能回的感觉太好了。”

  邓琳琳说:“经过这一次,我更加体会到了生命的可贵,健康的可贵。”

  她也希望自己的痊愈能带给其他人力量。“我从发病开始,一直没有往坏的方面想,我相信我能治好。现在我出院了,证实了我的想法是对的,我也希望大家都有信心,相信科学、相信医生,病毒并不可怕,我们一定能战胜它。”

  虽然感染病毒源于一次偶然的出差,但提到未来的打算,邓琳琳首先想到的依然是她的工作。她说:“我现在就是想尽快恢复,然后尽快去工作。”她说这句话时,特别用力。

  本报记者王欢长沙报道

(责编:冯粒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fads.net